僑界風采

位置:首頁 > 專題活動 > 僑界風采

舒紅兵:海歸教授“筑夢”珞珈山

2018-01-03
中國僑網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大副校長舒紅兵接受采訪。(艾啟平 攝)
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大副校長舒紅兵接受采訪。(艾啟平 攝)

  中國僑網武漢12月23日電 題:武大副校長舒紅兵:海歸教授“筑夢”珞珈山

  作者 張芹 劉兆林 焦佩亮

  在異國土地上的蝶變,卻從未改變他對祖國的一片赤子情懷。

  今年47歲的舒紅兵,是武漢大學乃至中國生命科學與醫學領域最年輕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之一,現任武漢大學副校長。9年前,他只身來到武大,從此扎根珞珈山。

  近日,記者對舒紅兵進行專訪。

  寒門學子的報國夢

  1967年,舒紅兵生于重慶市榮昌縣的一個偏遠農村。家境貧寒的他,直到讀中學都買不起一雙鞋,不得不赤腳上學,當時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飽飯。

  就在這樣的條件下,舒紅兵不僅考上了大學,更走出了國門。

  上世紀80年代,舒紅兵畢業于蘭州大學生物系,隨后在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所細胞研究室攻讀碩士學位,1990碩士畢業后,舒紅兵以技術勞工簽證的方式受雇美國密西根大學醫學中心做研究助理,并先后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完成博士后訓練。

  1998年,舒紅兵開始在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和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聯合免疫學系當助理教授和副教授,擁有了自己的獨立實驗室,并成功申請多項科研項目,每年幾百萬美元的實驗經費及多名博士后研究人員。

  即便如此,回國的愿望始終沒有中斷。“待在美國生活固然安穩,我甚至可以預想到5年、10年,甚至20年后的自己,坐在異國他鄉的實驗室里從事單純的科研工作,可是那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1990年到2005年,舒紅兵在美國呆了15年,卻從不曾想過加入美國國籍。

  舒紅兵告訴記者,從出國那天起,他就告訴自己,一會要回國,以自己的學識回報祖國,影響更多的人。1999年,32歲的舒紅兵終于回到祖國,成為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然而這并不能完全實現他的抱負。

  2005年,舒紅兵偶然得知武漢大學全球招聘生命科學院院長,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便立即著手報名準備應聘。

  前后不過3個月時間,舒紅兵辭掉美國和北京大學的工作,全職來到武漢。彼時,偌大的湖北他甚至沒有一個相熟的人。身邊朋友、家人對他的決定甚為不解,甚至斷言他“短則一個月,長則一年一定會打道回府。”

  “我就不信自己干不好。”談及當年的決定,舒紅兵坦言確實有沖動的原因,但他對于自己認定的事始終義無反顧,帶著一股執著的熱情,來到了珞珈山。

  “永久牌”掛帥珞珈山

  “從小到大,我從未做過帶‘長’的工作。”舒紅兵笑著告訴記者,沒想到第一次掛帥,就是當院長。對于這位海歸院長,院內上下更是一片觀望態度。

  舒紅兵到任后,在學院召開的第一次全體教師會議上,一位老教授問他,“你是‘飛鴿牌’,還是‘永久牌’?”舒紅兵明白,發問者是擔心他在這里干不長久。

  如果不能打消大家這種顧慮,今后自己必然無法得到大家的信任與認可,更不可能順利開展工作。舒紅兵斬釘截鐵地回答,“放心,我是武漢大學的‘永久牌’。”

  在舒紅兵看來,這不僅僅是一句簡單的承諾,為了安心扎根武大,舒紅兵甚至動員當時還在美國讀博士的妻子中斷學業,提前回國。

  接手學院工作后,舒紅兵意識到,自己不再只是從事單純科研工作的研究者,更要擔當起管理者的重任。他立即在院內開展調研、走訪。

  立院興院,首先要樹正氣。在他的倡議下,生命科學學院在全校率先成立“教授委員會”,倡導民主辦學理念,與學術相關的所有事項都在這個“教授委員會”討論,投票,形成良好的民主氛圍。一上任,他就炮轟學術造假之風,提出學術不端“零容忍”等改革之舉動。

  在美國期間,舒紅兵曾從師于美國科學院院士的傳奇人物大衛·哥德爾,在導師的實驗室里,他有幸接觸到了世界最頂尖的生命科學技術。這段經歷也讓他發現國內科研人員在進行學術研究時目光存在局限。他告訴院里的教授們,“如果你們的競爭對手只是身邊那幾個人,那么你的研究必定不是最前沿的。”

  “我決定的事情,永遠不會回頭,哪怕碰得頭破血流。”事實證明,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取得了顯著成效。生命科學是關于人類疾病健康、農業、生態環境的研究。但進校之初,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只有兩個國家重點學科,院內教授年齡基本上超過45歲。

  在擔任院長的8年時間里,學院由2個系擴展到6個系,建立了2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引進了20多名年輕教授。“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變化,改變了狹窄的學科和人員結構。”舒紅兵說。

  作為首席科學家,舒紅兵主持了武漢大學理科第一個973項目,生命科學學院的教授隨后幾乎每年都主持新的973項目。同時,發表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武漢大學影響因子最高的3篇研究論文,國際刊物上共發表SCI論文100余篇,論文被同行廣泛引用。他以第一完成人的身份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并將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首屆杰出成就獎收入囊中。

  專注眼前事成就夢想

  “從打著赤腳上學,到今天成為院士,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在溫飽問題解決后,總想能做點什么,而在發展中的中國能夠提供這個平臺。”2013年9月,舒紅兵擔任武漢大學副校長,盡管繁重的行政工作讓他不得不投入更多精力,但他認為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人在更好的環境和氛圍內開展學術研究、接受教育,也是實現自身價值的重要舞臺。

  “讀初中的時候,最大的理想是考個中等師范學校,畢業后回到鄉里當個小學老師,轉成城鎮戶口,有個飯碗。上了高中從來沒有想過能考上大學,到今天我也沒想過要得個諾貝爾獎。”在近兩小時的采訪中,舒紅兵嚴謹、真誠的性格給記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告訴記者,無論是從事科學研究,還是行政管理,永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怎么把目前做的事干到最好,至于太遙遠的未來的事情不必考慮太多。

  生活中的舒紅兵幾乎沒有業余愛好,笑稱自己“2步3步的舞蹈,怕是一輩子也學不會了。”對于自己的成功,舒紅兵將其歸納為“勤奮”二字。時至今日,盡管工作繁忙,只要不開會、不出差,舒紅兵無論上班還是休息時間,總會泡在實驗室里。

  從農村走出、從美國歸來的舒紅兵,懷揣理想與信念,走進武大,融入武大,并將繼續影響著武大,成為珞珈山上的筑夢者。(完)

分享至:
快乐彩开奖号码